財經頻道

當前位置:財經頻道>正文

這場發布會釋放重磅政策信號:穩貨幣寬財政方向明確

日期:2019-09-25 10:11:00標簽:國內財經 財經數據

“再過幾年,如果哪個國家,特別是哪個主要經濟體還保持正常的貨幣政策,那么這樣的經濟體應當是全球經濟的亮點,也應該是市場所羨慕的地方。”


  “我們應該珍惜正常的貨幣政策空間,使這個正常的貨幣政策空間盡量長地延續,這對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和老百姓(75.180, 1.65, 2.24%)的福祉是有利的。” 9月24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活動第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表示。


  當日上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財政部部長劉昆和易綱就“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推進中國經濟平穩健康可持續發展”舉行發布會,介紹了新中國成立70年來取得的歷史性成就,并就當前的熱點問題回答記者提問。


  數據顯示,經濟增長方面,1952-2018年中國GDP從679.1億元躍升至90.03萬億元,實際增長174倍;全國財政收入從1950年的62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183352億元,增長了近3000倍。此外,基本建成了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相適應的現代金融市場體系。


  發布會還透露了諸多重磅政策信號:貨幣政策還有空間,但以我為主、保持穩健;財政政策方面,預計9月底2019年新增地方債發行完畢,并提前下達部分2020年專項債額度。同時,通過擴大有效投資、促進消費提質擴容構建強大的國內市場。


  交通銀行(5.490, -0.01, -0.18%)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唐建偉表示,當前經濟運行面臨的主要矛盾仍是需求不足,經濟下行壓力仍然較大。逆周期調節政策需要加大力度,著力于擴大有效內需。考慮到年內財政政策發力的空間已經較小,所以穩增長更多可能依賴貨幣政策發力。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則認為,今年四季度財政政策可能發揮更大作用,關鍵在于提前下達的2020年專項債額度能否今年發行。


  貨幣政策以我為主,保持穩健


  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操作受到高度關注。在此之前,全球已開啟了降息潮。9月19日,美聯儲第二次降息并釋放擴張資產負債表的信號,而歐央行已重啟QE。


  “全球經濟面臨下行壓力,很多國家的貨幣政策都在寬松,市場習慣性地認為中國貨幣政策的寬松是個大趨勢,也覺得空間很大。”唐建偉稱。


  在本次發布會上,易綱給出了權威的貨幣政策思路。易綱表示,應對下行壓力,中國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的空間還是比較大的。但中國央行不急于像其他發達國家一樣采取較大幅度降息和量化寬松的政策,而是保持定力,采取穩健的貨幣政策。


  “中國是一個大型的經濟體,貨幣政策主要是服務國內經濟,所以貨幣政策主要是以我為主,考慮國內的經濟形勢和物價走勢來進行預調和微調。”易綱解釋稱。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易綱再次提到貨幣政策“以我為主”。此前他在2018年12月清華大學的一場講座上就有過類似表態。不過當時美聯儲處于加息周期中,中國央行“以我為主”并未跟隨美聯儲加息,相應地人民幣匯率承受了貶值壓力。


  現在美聯儲切換為降息——7月、9月降息后,央行并未跟隨下調政策利率。對此,滬上某大型券商債券交易員表示:“在這輪全球主流央行的降息潮中,中國央行是少數沒有降息的大國央行。這顯示出中國央行在貨幣政策上的定力很足。”


  “再過幾年,如果哪個國家,特別是哪個主要經濟體還保持正常的貨幣政策,那么這樣的經濟體應當是全球經濟的亮點,也應該是市場所羨慕的地方。”易綱稱。


  在今年的降息潮中,發達國家負利率的情況有所加深。以10年期國債收益率為例,目前日本為-0.21%,歐元區為-0.47%,美國為1.72%,而中國為3.14%。較高的收益率吸引外資流入中國金融市場,也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支撐。


  本次發布會上,易綱表示,目前中國經濟處在合理區間,物價也處于比較溫和的區間。綜合分析,中國的貨幣政策應當保持定力,堅持穩健的取向:既要穩當前,即加強逆周期調節;同時也要考慮到長遠,也就是加大結構調整的力度,下大力氣疏通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


  “這意味著易綱認為現在經濟增速不會大幅下行,利率水平也是合適的,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也是合理的。目前降準降息確實都有空間,但是從易綱的表態看短期內大幅降準降息的可能性不太大。”唐建偉表示。


  不過唐建偉認為,隨著貸款利率并軌,利率傳導渠道得以疏通。未來央行利率操作工具將更靈活,政策傳導也將更有效。央行可以通過直接下調MLF操作利率引導與此掛鉤的LPR下行,從而有效降低融資成本。


  李迅雷表示,在經濟增速下行的背景下,貨幣政策仍然存在空間意味著利率和存準率都存在下調的空間,但問題仍然是繼續推動“寬貨幣”轉為“寬信用”。


  1-7月新增減稅降費1.34萬億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稱,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其中,赤字率提升0.2個百分點至2.8%;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比2018年增加8000億至2.3萬億;在2018年減稅降費1.3萬億元基礎上,繼續減輕企業稅費負擔2萬億左右。


  “中國今年的減稅降費規模是空前的。在世界上、我國財政史上,以前都沒有這么大規模。”劉昆表示,


  數據顯示,今年1-7月全國累計新增減稅降費1.34萬億元,其中新增減稅1.17萬億。分行業看,制造業新增減稅3648億,占31%,是受益最大的行業;分經濟類型看,民營經濟新增減稅7450億元,占63%,受益最明顯。


  至于是否還會有新一輪的減稅,劉昆表示,減稅降費是一個動態調整和完善的過程,將對政策的實施效果進行評估,并根據評估的結果調整有關政策措施。


  專項債方面,財政部數據顯示,截至8月底各地已組織發行新增專項債券20057億元,占全年新增限額的93%。劉昆稱,新增專項債預期在9月底前將全部發行完畢。


  “應該說,地方債的發行完成度比較高,尤其新增專項債是主力,新增專項債的發行對穩基建、穩投資、穩經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財政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趙全厚表示,“盡管這個作用低于我們的預期,但是如果沒有專項債的提前發行,今年上半年的經濟增長情況會大幅低于現在的水平。”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二季度經濟增速為6.2%,相比一季度回落0.2個百分點,基建投資增速由去年底的3.8%小幅回升至今年1-4月份的4.4%,1-8月份再次回落至4.2%。在此背景下,國務院提前下達明年專項債券部分新增額度,以應對經濟下行壓力。


  著力擴大有效投資


  中國經濟已從外需驅動轉向內需驅動。在全球經濟復蘇乏力,外部不確定性因素增多的環境下,發展內需顯得更為重要。“要促進形成強大的國內市場,必須進一步發揮投資和消費的有效作用。”寧吉喆稱。


  從內需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8月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為5.5%,相比1-7月回落0.2個百分點;8月消費增速為7.5%,相比7月回落0.1個百分點。


  對此,寧吉喆表示,要著力擴大有效投資。具體措施包括激發民間投資活力、適當降低基礎設施項目的最低資本金比例、提前下達明年專項債券部分新增額度等。


  市場分析認為,今年新增2萬億專項債額度有三分之二用于棚改、土儲領域,形成的實物工作量有限,所以基建投資增速一直未突破5%。鑒于此,提前下達的2020年專項債額度不得用于棚改、土儲等領域,這將有效拉動投資。


  消費方面,寧吉喆表示,要著力促進消費提質擴容:要支持服務消費、鼓勵綠色消費。他還表示,要破除汽車消費的限制,目前廣州、深圳等城市已經放寬或取消了限購規定,西安、昆明、貴陽等城市也正在考慮,后續一些具備條件的地區也會陸續跟進。


  統計數據顯示,8月汽車類消費增速只有-8.1%,比上個月下降了5.5個百分點,汽車類消費大幅下降成為影響消費增長的主要原因。剔除汽車以外的消費增長9.3%,增速高于上個月,保持在合理增長水平。


  李迅雷認為,消費放緩的原因是中等收入群體的收入增長放緩,而中低收入階層的消費/收入彈性要遠高于高收入階層,因此要通過增加中低收入階層的收入水平來提振消費。


  寧吉喆表示,促進消費還要增加居民收入。今年上半年居民收入與經濟增長保持基本同步,居民收入實際增長6.5%,GDP實際增長6.3%。

以上文字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告知,即刻刪除!


文章評論
    顯示更多
    免费看的黄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