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材頻道

當前位置:管材頻道>正文

上半年一線城市人均收入超3萬:蘇州寧波接近第一梯隊

日期:2019-09-30 16:44:08標簽:行業新聞 裝飾焊管

自7月中下旬以來,許多城市陸續公布上半年人均收入情況。

2019年上半年,廣東佛山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8萬元,同比增長8%。山東萊陽市的信息顯示,今年上半年,萊陽市人均可支配收入12225元,同比增長8%。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各地數據后發現,許多一二線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仍然保持較快增速。比如,2019年上半年,北京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860元,同比增長8.9%。這一收入和2018年的31079元相比,上漲了2781元。而一些中小城市盡管漲幅不低,但是總體收入差距仍然在拉大。

這背后直觀的影響是人口仍然持續向大城市聚集,在這樣的局面下,小城市如何才能提升發展質量,與大城市形成錯位發展?

蘇州寧波接近一線城市水平

今年上半年,我國人均可支配收入成功跑贏GDP。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294元,比上年同期名義增長8.8%,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5%。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盡管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基本盤”大幅超越全國平均水平,但是一線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仍然一馬當先。除北京之外,上海2019年上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5294元,同比增長8.2%,較去年同期上漲2682元。廣州人均可支配收入34226元,同比增長8.5%,較去年同期上漲2686元。深圳人均可支配收入32337元,同比增長8.5%,較去年同期上漲2538元。

這意味著四大一線城市今年上半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全部超越3萬元,在全國成為第一梯隊。

除了北上廣深,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3萬元的還有蘇州等城市。據城鄉一體化住戶調查資料,2019年上半年,蘇州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0826元,同比增長8.3%。今年上半年,寧波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173元,同比增長9.3%。

其他二線城市整體表現也不錯。2019年上半年,廈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242元,較上年同期增加2651元,增長10%。南京全體居民上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29090元,同比增長9.0%。武漢市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449元,比上年同期增長9.15%。天津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461元,比上年同期名義增長7.0%。

此外,成都上半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551元,增長8.7%;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018元,增長9.6%。杭州城鎮和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36610元和19040元,同比分別增長8.1%和9.1%。

整體來看,一二線城市仍然是人均收入的領頭羊,并基本上保持了高速增長。

收入增長較慢地區人口流出

整體來看,大批城市保持了8%-10%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不過,在漲幅相近的同時,由于基數不同,各城市的上漲金額有較大差距,這也進一步拉大了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整體差距。

以人口大省河南省為例,今年上半年,河南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145.1元,增長8.6%。其中,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486.7元,增長8.9%;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797.6元,增長7.2%。

從城市來看(不包含縣級市),一共五個河南的城市公布了上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數據,整體漲幅全部在8%-10%區間。其中,省會鄭州人均可支配收入17457元,在5個城市中漲幅最低,為8.4%,但因基數較高上漲金額最多,超過1300元。此外,濟源市人均可支配收入13365.7元,同比增長9.6%;洛陽人均可支配收入12892元,同比上漲8.9%,上漲金額均超過1000元。商丘與周口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9483元和8672.4元,同比分別上漲9.8%和9.5%,但上漲金額均不超過850元。

這意味著,從實際收入金額來看,大城市與中小城市之間的差距仍然在拉大。

上海交通大學經濟學院特聘教授、中國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大國大城》作者陸銘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很多地方對發展的定義都是經濟總量的發展,但一個城市的經濟總量與地理條件相關。

陸銘指出,發展真正的定義是人均GDP。在地理條件不太好的地方,如果比較優勢是發展農業、旅游、礦產,或者是與當地資源緊密結合的制造業,當這些產業GDP總量增長比較慢時,從全國一盤棋的角度來說,如果這些地方人口適當流出,反而是好事。“因為人均GDP是GDP除以人口,當分子增長出現某種局限的時候,人口適當流出,有利于提高人均水平。”

但是,隨著人口流出,這些地方是否會面臨進一步的發展困境?

暨南大學教授胡剛認為,中小城市需要找到自身發展的比較優勢。比如廣東的粵北主要就是山區,對于整個廣東來說是一個生態敏感區,可以發展森林公園、旅游、生態農業等。粵東和粵西地區是靠港口的,可以發展一些臨港工業,包括石油加工、煉油廠等。

“我們在一些地方觀察到,大城市在發展金融,小城市也要發展金融,這就是沒有分工、重復建設的現象。地方政府的頭腦一定要清楚,不能違背自己的比較優勢去做盲目的投資,最后投資回報不高,甚至帶來債務問題。” 陸銘認為,中小城市關鍵是找到自己的比較優勢,而不是盲目復制一些大城市在發展的產業。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需要做好公共服務。陸銘表示,這不是僅靠自身就能夠完成的,尤其是人口流出的中小城市,需要通過中央政府的財政轉移支付,來支持這些地方完善公共服務建設。


文章評論
    顯示更多
    免费看的黄色视频